揭秘:硝烟四起的STEAM教育市场
2019-05-09 11:08:39
STEAM教育作为一种全新的教育理念,发展现状如何?有哪些主要“玩家”?STEAM教育行业有哪些痛点和问题?本文将一一为您揭晓。

     上世纪80年代,美国最早提出STEM教育概念,提倡融合“科学、技术、工程与数学”的创新教育理念。后来,美国部分学者认为应当将艺术设计的概念也引入其中,即应当将“A”即“ART”(艺术)加入其中,成为“STEAM”。除了发源地美国,德国、日本、英国等国家也相继开展了针对本国青少年的STEAM教育。2015年,中国也正式提出要大力发展STEAM教育。STEAM教育的理念和模式也逐渐被中国家庭所接受。

 

      STEAM教育是一种以科学、技术、工程、艺术和数学为切入点,引导学生探究、对话和批判性思维的教育学习方法。STEAM教育是一种教学方法,更是一种教学理念,与传统的灌输知识式教育模式不同的是,STEAM教育强调学生在体验式的过程中,提升动手和动脑的能力、团队协作的能力、沟通和表达的能力。编程教育、机器人教育、创客教育等新的教育模式,因同样强调对青少年动手能力、团队协作能力、问题解决能力等创新能力的培养,也被视为STEAM教育。

 

     STEAM教育可以从幼儿园一直持续到大学,本文探讨的主要是国内幼儿园阶段到高中阶段(3-18岁)的STEAM教育现状。

 

政策刺激+庞大市场:STEAM教育行业顺势发力

     在国家层面,2015年,教育部首次正式提出要发展STEM教育和创客教育,引起众多机构参与STEAM教育的热潮。2017年国务院发布的《新一代人工智能规划》中明确提出,我国中小学要开设人工智能、编程等STEAM教育课程。2018,教育部发布《教育信息化2.0行动计划》,人工智能、编程课程将会被纳入初、高中学业水平考试。国家政策的相继出台,再一次将市场对STEAM教育的热情推向了新的高峰。

 

     相应的,在2018年,各地方也密集发布了STEAM教育发展政策和规划。

 

     比如,北京市要求推动学校开设人工智能、STEAM教学、创客教育、编程教学等特色信息技术课程,完善适应信息时代的信息技术课程体系,加强学生信息技术基础技能培训和创新能力培养;

 

     山西省教育厅提出要开发创新教育课程,以项目学习方式积极推进创客教育、STEAM教育和机器人教育,开展创新教育模式实验研究,每市至少建设3所创新教育基地学校;

 

     陕西省提出有条件的地区要积极探索信息技术在“跨学科学习(STEAM教育)、创客教育等新的教育模式中的应用;

 

     四川省提出要从空间建设、师资培养、课程研发、活动开展和文化宣传等方面推动中小学创客教育发展。

 

     此外,浙江、江西、江苏等省份也宣布加强STEAM教育。政府政策的出台,直接促进了STEAM教育机构的快速生长。

 

     同时,中国庞大的青少年教育消费市场,也是STEAM教育的发展的强心剂。统计数据显示,截止目前,中国12岁以下的儿童数量约为2.26亿,且每年以约3000万人的速度增长。

 

     在下图的不同年龄阶段中国教育年平均支出中可以看出,拥有0-12岁孩童的家庭,平均每年的教育支出为3.5万元,由此可以粗略估算,中国0-12岁儿童的教育市场规模超过7万亿元,且每年递增。

 

     作为新生代父母的80后、90后,也更重视子女的“非应试类教育”和综合素质的培养。0-12岁的儿童(小学阶段、幼儿园阶段及之前)成为参与“非应试类教育”的主力军。STEAM教育作为全新的教育理念和“非应试教育”种类,正受到国内一线、二线城市家庭的欢迎。

 

数据来源:2018年专题调研数据

 

STEAM教育行业三大“玩家”

      如今,看似平静的STEAM教育行业烽烟四起,唐朝机器人研究发现,目前STEAM教育行业的参与者主要分为这几类:

 

     1.国内上市集团积极布局。国内传统的英语、IT培训机构在进行STEAM教育布局时由于现有流量的加持,具有竞争的天然优势。比如语言类培训巨头新东方,以及国内IT教育培训上市公司达内集团,积极利用自身在技术和资源上的积累,布局STEAM教育产业。

 

     2.本土STEAM教育创业品牌快速进场。既没有大型上市公司加持,也不具备流量资源的本土STEAM教育创业品牌,在STEAM教育行业的前期竞争中也可圈可点,获得了资本方的热烈追捧。比如发起于北京的寓乐湾,以及成长于深圳华强北的STEAM教育机器人研发商Makeblock,均已完成大额度的C轮融资。

 

     3.海外教育机构强势“入侵”。除了本土品牌,无论是STEAM教育理念还是实践经验都非常丰富的海外品牌,也是STEAM教育行业绝对不可忽视的竞争力量。在很大程度上,海外品牌甚至支配了国内STEAM教育硬件和内容市场。比如英国教育集团培生,丹麦老字号乐高,跨国集团索尼以及部分海外STEAM硬件品牌纷纷进入中国市场。

 

     下文将对三股STEAM教育“势力”及其代表企业现状进行分析:

 

一、国内上市集团:用资源优势跑马圈地

      国内上市集团利用自身在教育领域的沉淀及软硬件优势,以及本身品牌认可度,积极在STEAM领域开疆拓土。

 

     新东方设立专注于STEAM教育的斯林姆国际教育,提出STEAM+LANGUAGE=SLEAM的概念,为3至8岁儿童提供STEAM融合类课程,覆盖机器人、编程、英语、科学等领域,将国际化语言学习与STEAM理念进行深度融合。目前,斯林姆的STEAM教育仍延续新东方一贯的商业模式,以针对C端为主,已在北京、天津、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武汉、苏州等多个城市,设立18个国际学习中心。

 

     除了自有的STEAM教育品牌,新东方还战略投资了极客教育等多家STEAM教育创业公司,在行业内快速布局。

 

     IT教育上市企业达内集团,将成人IT教育下沉到青少年阶段,并于2015年成立了集团旗下子品牌童程童美,专注K12阶段的编程教育。童程童美采取线上线下结合的运营方式,通过直营+并购的方式,短短几年内快速扩张,目前线下180家校区遍布50多个城市,线上学习平台已覆盖全国。达内集团2018年财报显示,童程童美线上课程年营收过亿。然而,虽然当下其线上课程收入可观,但也付出了昂贵的流量成本,而线下课程中心也因为建设需要一定周期等问题,暂时还未呈现出好的市场表现。

 

     另一家不得不提的上市公司盛通股份,原本是以出版印刷为主业的大型集团公司,从2016年斥巨资4.3亿收购STEAM教育机构乐博乐博开始,全面进军STEAM教育领域。之后,盛通股份以1500万元投资STEAM教育创业企业编程猫,显示了该公司在STEAM教育领域开拓的决心。

 

二、本土STEAM教育创业品牌:摸索中前行

     作为STEAM教育行业的重要力量之一,本土创业STEAM教育品牌也于近几年在各主要城市落地并快速成长。

 

     唐朝机器人梳理了鲸准平台上的本土STEAM教育创业品牌数据:

     从企业数量和分布来看,鲸准上收录的STEAM自有品牌初创企业116家,其中包含5家海外创业项目,国内本土创业项目共111家。而鲸准K12教育项目共有2431个,STEAM教育仅占其中的4.6%,一线城市如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广州是STEAM教育的绝对主力,占76.5%,与以上城市STEAM教育人才聚集,市场教育较为充分等相关。其他城市则起步较慢。

 

中国STEAM教育初创企业分布

数据来源:鲸准

 

     从融资情况来看,获得种子轮及以上轮次融资的共有55家,B轮及之前轮次的有54家,占据98.1%。其余56家企业均未开始融资,这些创业项目均处在早期阶段,还没有一家形成绝对的垄断态势。

 

     从成立时间来看,成立于2015年之后的企业共71家,占64%,2015年,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征求对《关于“十三五”期间全面深入推进教育信息化工作的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,中首次提出STEM教育、创客教育新模式。政策红利,刺激了一批STEAM教育创业公司的产生。

 

     从STEAM教育模式来看,目前主要包括编程教育、创客教育、机器人教育等模式。唐朝机器人梳理了企名片上公布的热度最高的编程教育、创客教育和机器人教育机构和项目。

 

热门编程教育机构

 

热门创客教育机构

 

热门机器人教育机构

 

     综合几类STEAM教育机构来看,主要有针对C端的线上线下机器人及编程培训课程,以及针对B端的STEAM教育软硬件解决方案。目前,这些本土创业品牌虽然在商业模式上大都已经跑通,也有一定的用户积累,但仍处在你追我赶的赛跑阶段。

 

三、跨国集团:强势入局中国市场

     欧美国家STEAM教育开展时间较长,有着较为成熟的硬件和课程积累。中国庞大的教育市场,也一直为海外大型跨国企业所关注。

 

     有着150多年历史的全球知名教育集团培生(pearson)也盯准了中国的STEAM教育这块大蛋糕。2016年,培生中国宣布正式将其在美国开展多年的“培生STEAM课堂”复制到中国。以中国的中小学校、培训中心为主要客户群体,针对B端,推出STEAM课程导入、师资培训、创新实验室建设等一系列的成体系的STEAM教育解决方案。2016年,培生先后在张家港实验小学和北京市八一学校进行了STEAM教育课程化的实践探索,直接把STEAM纳入其课程体系中并设立示范校。

 

     隶属于日本索尼公司的索尼国际教育,也将目光瞄准了中国的STEAM教育市场。不过,索尼在中国的STEAM教育模式主要以售卖其机器人硬件为主。2017年,索尼发布了其可编程教育机器人套件KOOV,该套件通过模块的拼搭把玩(Play)来使儿童循序渐进的提高综合能力,在通过编程使机器人发动的过程中培养探索精神(Code)和创意能力(Create)。目前,索尼国际教育也与国内多所中小学合作,探索更多的STEAM教育服务模式。

 

KOOV编程机器人套件。图片来源:索尼KOOV官网

 

     作为全球最大的玩具生产商之一的乐高,其分支机构乐高教育已研发出 STEAM 百变探索乐园套装、动力机械套装、WeDo2.0核心套装、EV3机器人核心套装等适用于幼儿园、小学和中学使用的完整的STEAM教学产品及配套教学方案。

 

     虽然这些跨国企业无论是从硬件还是品牌资源上都具有先天优势,但其产品和服务在国内STEAM教育市场落地时仍遭遇了不少的“水土不服”。乐高、培生、索尼这三大机构也仍在摸索更适合中国STEAM教育市场的服务方式和商业模式。

 

STEAM教育行业痛点与问题

     当前,STEAM教育行业竞争的号角才刚刚打响,行业集中度较低,市场尚未打开,可以说,行业发展仍处在初期阶段,但也暴露出了普遍存在的痛点和问题。

 

     问题一:尽管无论从国家到各省市,都出台了相应的政策,要求中小学校开展STEAM教育,鼓励民间机构参与到STEAM教育中,但都没有建立明确的STEAM教育考核体系和指标。在高考这根“指挥棒”下,在正式纳入高考体系之前,STEAM教育这种“非应试类”教育,注定需要进行长时间的市场培育。

 

     问题二:从课程内容上来看,由于STEAM教育是一种全新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模式,无论是对课程研发、还是对从业者的理念,都提出了较高的要求,有一定的门槛。但目前STEAM教育的参与者普遍缺乏课程自主研发能力,照搬的国外课程也不能适应中国STEAM教育的市场需求,造成课程产品参差不齐;同时,由于从业者对STEAM教育理念理解不够深入,导致在教学内容上,更多还是传统的老师指导,学生模仿完成项目的模式,与STEAM教育倡导的融合创新、自由探索、团队协作的教育理念相去甚远。

 

 

     问题三:另一个核心痛点是STEAM教育师资力量的严重缺乏。当前无论是学校还是市场上的STEAM教育机构,都还没有建立专业的STEAM教育师资队伍,专业人才的缺乏不仅引起对教育质量的担忧,也直接限制了STEAM教育的发展。

 

     问题四:从商业模式来看,仍然是教育培训机构惯用的加盟模式,不利于STEAM教育品牌的建立。加盟商缴纳加盟费和年费,由总部提供课程内容和标准。这种模式可以在短时间内让品牌快速复制,但一次性收取的加盟费和少量的年费,不能支撑总部持续的课程研发,且加盟商与总部没有直接的股权关系和更多的经济利益绑定,长久来看,将导致课程更新速度不足,教学质量也无法得到保证。

 

     正处在群雄逐鹿阶段的STEAM教育行业,机遇与挑战并存,谁将成为下一个独角兽和领头羊,我们拭目以待。